“治愈系”的男女感情

2016-12-13 15:56:00 来源:丽水新壹周

前几天有一位姓沈的读者来电,说他出差经过初恋女友的城市,很想给曾经非常爱他的初恋女朋友打电话,想再一次拥抱她,甚至闪过许多的非份之想。他和初恋女朋友曾经有一段非常美好的爱情,但因为年少不懂事,伤害了女友,分手了。这些年来虽然知道初恋女友已经结婚生孩子,但他一直没有放下初恋女友,沈先生说,那天他在宾馆无数次拿起手机又放下手机,心情很复杂,非常烦躁,最后他联系了我。在与沈先生交谈的过程中一开始他情绪激动,说他很后悔当初的分手。

我和他讲了这些年当情感记者时遇到的几段男人与女人之间很唯美的感情故事。告诉他有很多的感情是人生路上的治愈系,留着美好的记忆,不要去破坏它。

 

有一种男女关系叫 “我们见个面”

讲述者:沐浴阳光  记录者:吴云梅

我每一次经过一个小镇,都会去见一个朋友,那是一个交往了22年的异性老朋友了。无论他有多忙,他都会抽一点时间和我见面。见面无非也就是看一看对方有没有什么变化,看一看对方是否安好,聊一些近期发生的事情。有时如果有充足的时间我们会一起到小镇上某个土菜馆,点上几个两人都爱吃的家常小菜,像家人一样放松愉悦地吃。有时带着家人回老家路过小镇,他则会邀请上我们一家,一起热闹地吃个饭。吃过之后,他会目送我们走,会在我们道别时交待:下次来时,早点打个电话。但这个下次,有可能是半年之后,也有可能是一年之后,或是更久的时间。

认识这个朋友我是单身,他也是单身。那时我们经常在一起玩,有时会相约到小镇周边爬山,有时会相约去看电影,有时则一起去溜冰。他是一个很严谨的人,但是在我们的相处中,他也时常会笑得像个孩子。

后来我们有了各自的家庭和孩子。我们见面会说各自的爱人,孩子,会聊着有一天老去,我们会当上祖父、祖母,也会说各自生活的不同际遇。我们的话语不需要有隐瞒,我们会聊得很开心。

2007年我得过一次重病,我们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后来他从别人口中得知后,每一年都会在年前给我带来一种对我病疾有辅助治疗的东西。我们的相处没有争吵,没有固执,没有抱怨,没有负累。

我习惯把这种关系称为“我到你那里,我们见个面”。

 

有一种男女关系叫“相看两不厌”

讲述者:小花 记录者:吴云梅

我们相处差不多有10多年了,他们家的父母姐姐妹妹老婆什么的全都是我骨灰级的朋友,我们关系可以用一个字“铁”,我不把他当男人,他也从来没有把我当女人。

我们见面从来不聊政治、八卦类的无聊话题,没结婚之前我们会聊电影,我们几乎把当时当年上映的电影都看完。之后结婚了,会讲一些柴米油盐和孩子的话题,我们如果遇到什么事会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对方,那语气挺像一家人的。

我家和他家是世交,从父辈开始就是朋友,我们从穿开裆裤开始就认识,后来我和他又在同一个单位同一个办公室里呆过。那时我们也就20多岁,有时遇上办公室里稍空,我们就会趴在桌子上睡觉,一觉睡醒,满脸通红,他一看我会说,脸上红通通,心里想老公,而我则一点都不害羞。

年轻时我们几乎是天天呆在一起。他家的阳台上种了许多的紫藤花,我们很喜欢在紫藤花下,风儿吹过,紫藤花的叶子沙沙作响,他在一边挥动着锯子、尺子做他的音箱,而我则拿本书躺在阳台的竹椅上看书,有时透着紫藤花叶看天空。常常就这样呆一个下午或是一天,直到他妈妈姐姐叫我们吃饭。

有时他的男同学会来约他去舞厅跳舞,他也会带上我,于是我认识了他几乎所有的朋友,他和他朋友都习惯叫我硬纸板,意思是说我一点都没有女孩的妩媚。我们常会拿着一台老尼康去拍照片,那时还是用胶卷,回来之后在暗室里洗照片,我们讨论着曝光几秒,但我们从来没有说过爱情。

后来我们各自有了男朋友,女朋友。我们的家人相互都认识。我怀孕7个月时,他特地跑来丽水看我,看到我了之后,他说“呵呵,不像,真不像”。我问他不像什么?他说,不像是我。

因为不在同一座城市,我们没有像以前一样时常见面,但是无论多久没有见面,我们见了面还是一样能找到以前的光阴。我习惯把这种关系叫“相看两不厌”。

 

有一种男女关系叫“前世欠你的”

讲述者:风语者  记录者:吴云梅

我和她的关系有一些另类,她永远像我的妈妈一样,管我,还要管我妻子。

她比我小两岁,我们相识的时候,她是一个比较粗暴的女生而我则是个很腼腆的男生。我如果受了什么委屈和她说,她则会为我打抱不平,有一次为了帮我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她一个飞毛脚把一小哥放倒在地,把东西轻而易举地给我拿回来了。可能是因为我天生内向,而她则天生好强,所以从我认识她开始,她就像我妈一样一直罩着我

相识时我也就20岁出头,她则18岁,她兼职在一家娱乐场所领舞,我有时会和朋友一起去玩,那时年轻,大伙喜欢吹瓶子喝酒。我因为酒力不胜,性格又腼腆,经常最后会扶着墙找不着家,而她酒量非常好,经常帮我划拳,帮我代酒,帮我出头。她的风格很像古惑仔中的“问题少女”。

我的记忆里有许多和她在一起有趣的情节,比如我们一起去野外玩,我们比赛爬树,她即使穿着紧身的裙子,她也会把裙子打个结,高跟鞋一脱,抱着树就往上爬。和她交流非常轻松,说话根本就不需要过大脑。

后来我们各自都结婚了,她会常到我家里来,一下说我这里乱,一下子说我那里乱,会动手帮忙收拾。现在我们都人到中年了,但她还是那样,讲话声音很响,到我家里来“指手划脚”。经常批评我和我妻子是两个扶不起的阿斗,让她有操不完的心。

她现在有了自己挺不错的事业,到丽水出差,总会给我带爱吃的点心,会抽空来看看我们一家,有时还会兴师动众叫上我和妻子陪她去给她老公买衣服,她时常会拿着一件大号衣服问我好不好看,她老公是个大个头,和我风格相差十万八千里,我实在给不了她意见,她会拎着衣服把我数落一番,说我百无一用。

我习惯把这种关系称为“前世欠你的”。

 

后记:和沈先生讲了这三个故事,他平静了许多。我建议他把他人生中的美好初恋,升华为对对方的祝福!

都说男人和女人,没有纯粹的朋友,那只是大部分人的认知,如果你跨越了性别,男人和女人是可以成为没有危险关系的朋友,而且这种朋友关系可以让人很温暖。

写情感多年,遇到了很多爱恨情仇的故事,有许多的人在男女感情上过于执着,不知如何把握,最后迷失了自己,也累及了身边的亲朋好友。

男女之间一些美好情感,需要相处的艺术,需要升华,这样才会转变成一种常态的“治愈系”的感情。

(本文人物均为化名)

 

《新壹周》情感专线:QQ:48712155,8925122,欢迎预约采访和投稿,来稿务必是真实故事,可以匿名。来稿请留手机号。

 

热点推荐

生活热线

18605788890
Copyright 2009-2020 LSTV,All Rights Reserved
丽水市广播电视总台 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ICP备05002140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10
主管单位:中共丽水市委宣传部 | 主办单位:丽水市广播电视总台 | 新闻热线:0578-2666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