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爱人

2017-11-08 17:32:58 来源:丽水新壹周

本报记者 张靖婉
 
1
阿东的家在城郊,祖上世代务农,到了阿东这代,学也只上到了高中毕业。高中毕业后,阿东就在工厂打工,东家西家一直飘忽不定。虽然都是些底层的工作,但阿东的兴趣却相当“高层次”,他喜欢兰花。
阿东没上过大学,却带着一颗文艺的心,他喜欢中国的古代文化,曾偷偷写过不少诗,不过都仅限于自娱自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阿东喜欢上了兰花,没事的时候,他会四处去挖兰花,周边的山他几乎都走遍了。阿东也说不清,他喜欢兰花什么,是它自身的清新淡雅,还是自古以来的文人对于它的胜赞才让他对它另眼相看。总之,他喜欢兰花,而兰花也让他交到了一批和他完全不一样的朋友,他们大多有正经的单位,都是喜欢舞文弄墨的“知识份子”。阿东喜欢和他们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兰花或人生。
这样的阿东,和他周围的人有很大差别。上班的闲暇,阿东从不和女工们打情骂俏,下班后也从不和他们一起打牌喝酒。阿东总是第一时间回家,练练字或看看书,养养兰花。曾经阿东也对同厂的某位女工产生过好感,因为漂亮的外表,但相处下来,阿东却发现她的内心世界和自己天差地别,她无法体会阿东的感受,比如说起诗词,她只会用很茫然的眼神看着他,她和周围的女人一样,热衷买些廉价的衣服和化妆品,等到恰当的年纪嫁作人妇,便相夫教子,淹没在普罗大众之中。因此,这段感情还没有真正开始,便结束了。
阿东一直没女朋友,不是他不想找,而是他的身边很少有他看得上眼的女孩出现,入得了他的眼的,他又无法入对方的眼。可对于爱情,阿东有自己的坚持,他虽然是打工仔、“农N代”,但家里有一大片茶园,还有果园,父母只有他一个儿子。这些使他有资本过些飘忽不定的日子,因为他有稳定的大后方。
28岁那年,阿东终于出了桃花运。女孩叫小情,才19岁,是个庆元姑娘。小情长相清秀,性格文静,和阿东一样喜欢古诗词,最重要的是她是丽水学院的大学生。事实上,“大学生”这三个字轻易就俘虏了阿东的心,更何况小情纯洁如白纸,而阿东身上那点忧郁和一丝丝文艺气息,让还在象牙塔的小情生出了不一样的感觉。
小情和阿东的恋情开展得很顺利,小情本就是一个实在的姑娘,从小家里条件并不宽裕的她,对于物质并没有太高的要求,阿东经常陪着她在公园的树下背单词,或陪着她备战期末考试。她从未嫌弃过阿东的学历、工作,两人闲暇便在出租屋里练练书法,或一起各看各的书。相恋一年后两人就同居了,虽然还是大学生,小情却把出租屋打理得井井有条,早早显示出了贤妻良母的潜质。
 
2
日子过得飞快,小情大学毕业了。为了阿东,小情留在了丽水。小情的父母并不满意阿东,他们不明白自己的女儿明明是个大学生,却为何看上了一个比她大了近10岁的打工仔。可小情却很坚持,她觉得学历并不代表一个人的全部,爱情和学历更是没关系。小情的父母也拿自己的女儿没有办法,最后他们默认了小情的选择,不过他们也提出了一个条件:希望阿东能在市区买一套房子,不论大小,但要写上小情的名字。阿东没想到他们会提出这样的条件,他试探了一下小情,发现这也是小情希望的,这个发现让阿东原本热乎乎的心有些变冷。他一下子开始怀疑起两人之间的感情:难道她一直想着就是这个?
那些天,他都有些气乎乎的。虽然朋友们都觉得这个要求也不算很过份:如果买个五六十方的,只付个首付,按揭两人一起还,也没占多大的便宜。阿东的父母也没有提出异议,两老觉得小姑娘年纪轻轻就跟着阿东,要点东西也正常。可阿东却像一头倔强的牛,如此具体的物质条件让他心里的感觉变了味,他觉得爱情不纯粹了。
考虑了一段时间,他突然提出一个新方案,把老家的房子装修一下做新房。这下,小情急了,坚决不同意,她觉得买个四、五十个平方的就行,毕竟这对她和她的父母来说都是一种最实在的承诺。可阿东却是铁了心不肯买房,他始终坚持装修乡下的房子。那段时间,两人因为这事闹得很不愉快,都赌着一口气不肯再退让一步。时间久了,小情心灰意冷,提出了分手,可分手也没让阿东松口,五年的感情因为一套房子说没就没了。
小情的离开,阿东很难受,但一直告诉自己不用后悔,他觉得失去一份不再纯粹的感情不是什么损失。只是之后的几年,阿东再也没有交过女朋友,他让自己尽量不要想起小情,不过有时夜深人静、午夜梦回,脑海里还是小情的影子。也许只有这个时候,阿东才会不情愿地承认,小情是他抹不去的记忆。但阿东知道,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再回到从前的日子了。这不单因为他男性的自尊心作怪,更因为,阿东34岁那年,小情已嫁作他人妇,阿东最后那一点隐隐的希望也破灭了。
 
3
36岁,阿东已经很久没有再想起小情了。他认识了云南人小夏,小夏在水阁打工,比阿东小6岁。初次见面,阿东就对小夏有莫名的好感。两人的发展很快,不到三个月,便谈婚论嫁了。三十岁的小夏急着找个归宿,而阿东父母年事已高,最大的心愿就是抱孙。阿东觉得这个婚姻是两人各取所需,付了五万彩礼,婚事就定了下来。婚礼很简单,席开5桌,小夏家来的只有云南赶来的父母和原本在丽水打工的姐姐。新婚之夜,醉眼朦胧之际,阿东才反应过来,小夏的眉眼很像小情,这个发现,让他对婚姻生活有了一些期待。
可婚后的生活并不如阿东的愿,小夏虽然样子像小情,但性格脾气、兴趣爱好完全不一样,两人每天一同上班一起下班,同住一个屋檐下,却总有淡淡的疏离感。阿东想,只要能早点了却父母的心愿就好。不过,就这个事阿东也没有多大的把握,因为从新婚开始,小夏就时常和他分房睡。小夏说自己睡眠质量很差,喜欢单独睡觉,阿东便由着她。结果大半年时间过去了,小夏的肚子完全没动静。
阿东没有去过小夏的娘家,头年春节,阿东以为要陪着小夏回去一趟,小夏却表示不需要,阿东也就乐得轻松,过年前他陪着小夏寄了一堆的礼物和一些钱。不过,春节一过,阿东和小夏开始为了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阿东有些烦,渐渐开始不和小夏同进同出了,小夏似乎也没有多少难过,照样过着自己的日子。
清明节前,阿东忙了起来,家里的茶园要开始采茶了,这个时间,阿东都会请假回家帮忙采茶。小夏却告诉他想到姐姐家住几天,阿东没在意,之后他忙了一个星期,没见小夏回家,两人也没有联系。等到阿东给小夏打电话时电话却停机了,小夏姐姐说小夏压根没到她那里去。这下子阿东急了,可找了几天也没找到小夏,这时他才发现对小夏的了解太少了,他一筹莫展。好不容易有了消息,才知道小夏竟然已经去了广东,而小夏不肯接阿东的电话,直接提出离婚,这个消息完全出乎了阿东的意料。
小夏姐姐成了阿东唯一的救命稻草,软磨硬泡,姐姐终于答应帮忙。离开家整整两个月后,小夏再次回来,虽然没再提离婚,可她和阿东的关系更冷淡了,无论阿东做什么,她都无动于衷,阿东问她原因,她也闭口不说。两个月后的一个清晨,小夏再一次消失了,这一次,她把家里属于她的一切都带走了,除了挂在床头那张婚纱照。
小夏留了一封信,信中小夏曝出一个惊天秘密:她是同性恋!迫于父母的压力才会结婚,可她发现自己实在无法适应这样的婚姻生活,于是选择了离开。表示希望阿东不要再找她,因为她不会再回到他的身边。
阿东的生活还在继续,他没有再去寻找小夏,他知道自己并没有多爱她,只是将她当成一个过往的影子,可错过的终究已经错过。他想起多年前他曾经执著于所谓的纯粹,可在这么狗血的人生面前,那早已成了一个笑话。那张婚纱照被扔到了杂物间的最里面,就像那些曾经的时光,只能任由灰尘慢慢掩住它的模样。
 
《新壹周》情感专线:QQ:8925122,欢迎预约采访和投稿,来稿务必是真实故事,可以匿名。来稿请留手机号。

热点推荐

生活热线

18605788890
Copyright 2009-2020 LSTV,All Rights Reserved
丽水市广播电视总台 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ICP备05002140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10
主管单位:中共丽水市委宣传部 | 主办单位:丽水市广播电视总台 | 新闻热线:0578-2666333